生命城市—以生命为主的新东方主义

建筑做为人类建筑文化创造的一部份,必须时常审慎检视其所迈向的方向及人文性的课题。在李祖原建筑世界中,「中国建筑」的真义,在于宣示一种态度与共识,它不是一种固定的形式,乃是相关于开格的问题,而不是守成的问题。更深刻意义显示﹕透过「中国建筑」的主张,以唤醒东方文化诠释权的主体意识,不仅可以促使世界相异文化作互为主体的对话,相互激荡推展,亦可增进全人类文化的深度及广度。

中国最大的神秘,即是「心」的课题,不同于西方以逻辑思维及分析角度切入事物织理的「识心」,中国则以「智心」统摄宇宙万物。「仁者,与天地万物为一体」,从中国人眼光看来,宇宙与个人,雍容洽化,感应交织,形成一交融互摄,旁通统贯的和谐系统。「建筑,心之器」,心者器之体,心性本具,相由心生,三界惟心,境随心转,建筑之为器,乃为心智表达的媒介。将中国「智心」这个文化心灵结晶投射于建筑之中,在现代与过去,理性与非理性,科技与人文中二极对立求统一,在动静过程中来回转化,作时间与空间的最佳定位,此为建筑实践的真义。

二十一世纪必将是大连结的世纪。

为了化解因特网大连结后,必然产生人与人、人与自然的孤岛疏离效应,我们必须立即展开以「生命」为主的第二次文艺复兴运动。所谓「生命」,即以平等对待天地万物,而非以人为主的『自贵物贱』之概念,应转为『物无贵贱』,并以回归整体为宗旨。

从「易」的东方思维切入,这个运动将粉碎时空,扩大生命领域,并以平等之心对待不同个性的城市与环境,以回归整体。所以,我们将采取「都市大移转」策略,藉由「生命通道」及『生命之梭』快速连结全球不同城市,以扩张外在城市,成为一个「网络城市」;同时,为了满足都市大移转后居住的需求,我们重新发展一个打破孤立,人们可经由艺术、自然、心灵高感应空间,接近天道(TRUTH),并促进人与人真实凝聚的基本居住单元--『生命之方』。透过「都市大移转」及「生命之方」,人们将可快速在不同艺术、自然、宗教城市中游牧居住,在动态中求整体合一,最终可与内心所形成的「内在城市」同步感应,以满足内外合一的生命需求,进而形成人类可安身立命的「生命城市」。